251's Blog

针对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的一些谣言粉碎

香港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已经进行了两个月,这期间有一些谣言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民间传开,本条目搜集了部分谣言并还原真相(或者用当地的话来说,叫 fact check)。在此也希望各位看到社交网站内的无来源消息时应保持理性态度,而不要盲目跟风。

附赠一个反驳金字塔:

反驳金字塔.jpg

更新日期:2020-07-11

感谢 @乌鸦校尉 的这篇文章Wayback Machine & archive.is),我们可以先从这里入手。

当然,以上内容为用户在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上传并发布,仅代表发帖用户观点。

1. 专人发钱

有一张图是刚发生不久就广为流传的:

公路发钱.png

这个是来源于 Facebook 上的一个惩治本地暴徒群组

而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Instagram 上 @emily_0224 就专门为此辟谣:

公路发钱辟谣.png

真是什么人都有 1.照片里面的确实是我 2.不好意思,无化妆无打扮 3.这件事是:几个朋友想帮忙买物资。所以走去中环某街五金店(如果是给钱给年轻人搞破坏,不知道为什么背景是五金店) 4.大家都没有准备过,所以没有现金要筹钱,他们每人那200出来,我拿750,所以我负责带所有的现金,谁需要买东西就到我这拿现金,图中是我在数有多少现金 5.我买的全是保护装备,手套/头盔 6.我无政党背景,连69游行都没去,如果要给5000给人搞破坏,我宁愿留着自己买包包 7.身边没有一个是学生,全部是差不多同龄或大过我的朋友

#没有其他需要补充

在前几天的 8 月 12 日,一名女子右眼爆裂,而警方指未能确认是否警员开枪令她受伤。

有些人也说是她。她对此也辟谣了:

与受伤女子是同一人辟谣.jpg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发钱谣言——

地铁发钱.jpg

这是一张比较高清的图片:

地铁站内高清.jpg

根据香港01上的这篇报道,大抵可以看出纸箱与报道内纸箱十分相似。

而这里面的钱到底拿来干什么了呢?

近日游行连连,部分好心人会在港铁站售票机顶放下零钱,让有需要人士买车飞,上周日(21日)民阵反逃犯修例游行后,部份参与者特意把散纸留在售票机附近的纸箱,让其他市民八达通负钱仍能买飞,至晚上有路过的有心人为不负心意,除帮忙购票派予他人,并把余下5000元捐助到《立场新闻》及「612人道支援基金」,事后再在网上交代情况望能通知放低心钱的人……

与此同时还有——

金鐘站內的售票機上放滿硬幣及紙幣.jpg

金鐘站內的售票機上放滿硬幣及紙幣_2.jpg

根据苹果新闻上的这篇报道:

...大批市民完成游行后到湾仔站及金钟站乘车离开,其间逾百人排队买票,有人在离开时用硬币及纸币购买大量单程票,又写上车票的目的地,并放在售票机上,供其他游行人士取用。有示威者见状,在港铁售票机上留下硬币及纸币,坚拒不搭霸王车,另外亦有人留下现金让人买车票离开,方便没零钱的示威者购票。...

2. 三次香港大规模游行都出现在了现场的老外「指挥官」

指挥官指挥官.jpg

通过 Google 搜图就可以马上锁定这一个 Tweet

@HongKongHermit you’re commanding again apparently hahahaha

香港律师任建峰也转发评论道:

If the suggestion is that #HongKongers are so unable to think for themselves that they NEED to be directed by someone such poor dress sense (sorry @HongKongHermit !), then that’s actually a pretty big insult to HK people! 🤣🤣🤣

@HongKongHermit 则回复到:

Kevin. On Sunday I got tear gassed about a dozen times. I just wanted you to know this tweet hurt more.

根据 Wikipedia:

Hong Kong Hermit(简称HKH)是一个推特账户,由一名在香港居住超过10年的外籍网红开设,至今有逾万名追随者,其帖文大多以“无厘头”的发言风格和讽刺时弊为主。

而下方「被质疑是外国势力」一段也清楚的写明了相关经过:

7月,香港建制派议员蒋丽芸在脸书专页发文,质疑一名在7月14日沙田冲突中出现的一名高举手机拍摄和作出“暗号动作”的外籍人士,是一名在指挥冲击的“外国势力”,她称:“为什么每次骚乱都有外国人出现?为什么这位外国人会在骚乱现场做指挥?(留意手势)”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及香港一份亲建制派报纸也引述蒋丽芸的言论发文。 有网民留言宣称该名人士使用的手势是美国示威者常用手势,形容手掌放在肚子代表“敌人已进入堡垒”;手放大腿代表“准备”;两只手指放在额头意思是“可以行动”... HKH在受访问时讽刺地说:“我摔角的艺名就叫‘外国势力’,10年了,从来未曾被人揭发真面目。” 又对其“暗号动作”作出解释:“我在做现场串流时在腰围的赘肉(muffin-top)上抓痒,现在已经成为外国势力介入的证据。” 记者再提供外籍人士在社交网站公开回应暗号的帖文后,蒋丽芸未有再回应事件。

3. 大公报拍到外国人通过社交软件向废青通报警察动向

大公报拍到外国人通过社交软件向废青通报警察动向.jpg

事实上,大公报自己后面也承认了——

同时,《纽约时报》记者王霜舟(Austin Ramzy)在推特上承认,《大公报》拍摄的男子为“我们办公室的技术经理”,而他的聊天内容,则是为了让他和“Ezra”可以“远离受损害的道路”。

Twitter 内容:

Our bureau tech manager, who was out last night keeping me and @ezracheungtoto out of harms way, has been identified by the crack squad at Wen Wei Po as a foreign protest commander. Journalism pro tip: if you want to know who someone is, ask them

随后,“Ezra”转发了王霜舟的推特表示同意。其个人推特上的资讯显示,“Ezra”目前是一名“CNN国际”和《纽约时报》的兼职记者,此前则供职于法新社。从“Ezra”推特上的内容来看,他参加了28日的示威行动,并且还拍摄了多段警员与示威者冲突的视频。

4. 警察因为汽油弹而受伤

香港警察 Facebook 公示页面.png

央视在 YouTube 发布的采访录音说“就有示威者向我们扔汽油弹,但是这些汽油弹没有击中警察...在我跑动期间,我右边的膝盖碰到了硬物,令我跌倒受伤。”

而其下方的说明文字内却写道:

在香港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的情况下,仍有示威者到香港多个地方游行;暴徒制造多起用汽油弹袭警的事件,导致多名警员受伤,其中一名警员被示威者从外投掷的汽油弹击中,下肢被烧伤。初步诊断该警员的左腿有10%二级烧伤,右腿3%一级烧伤。

5. 警察被激光笔照伤了眼睛

警察被激光笔照伤了眼睛.jpg

根据香港01

晚上10时许爆发警民冲突,约10名持圆盾防暴警察步出警署,沿葵义路走向葵涌广场方向,示威者指骂警员及掷物,警员以盾阻挡。其中一名「光头」士沙(警署警长)与一名警员落后,在葵富路与葵仁路交界该名警员跌倒并被打,「光头」士沙向示威者挥动警棍,又举起手上的黑色霰弹枪,作出上膛动作,并一度瞄准示威者。

至于经常用激光笔进行示威——激光伤眼是肯定的,因为激光会伤害到眼睛,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让激光直射眼睛。

但是根据香港经济日报的报道

理大应用物理学系副教授曾远康则指,警方示范未能证明该「镭射枪」所发出的激光必定伤眼。他解释,警察头盔的面罩可折射光束,而且新闻片段所见,光束直径被光圈放大,减低亮度,加上示威者通常与警方保持数10米距离,能够定点把激光直射入警察眼机率不大。

6. 加入香港记者协会后领证只要 150 港元

大陆方有都报道了。

屈颖妍说,这些人只要加入一个名为“香港记者协会”的组织,并交纳大约150港币的费用(100港币入会费与50港币记者证申请费,学生入会只需20港币),然后填个表、交个照片,就可以获得“记者证”。而且加入该协会的门槛则很低,比如写博客的自由职业者只要在媒体上发表过几篇文章,或是香港高校里新闻系的学生,都可以申请加入。

屈颖妍是一名香港亲建制派人士,目前为《HKG报》及《快周刊》专栏作家。屈颖妍不是记者。国内报道引用的是点新闻的这个视频。

视频中屈颖妍说:「你在网上开个一人专页都可以是记者...拿一个记者证,你就可以穿上黄背心,然后手握第四权,在暴乱中成为比现场指挥官更有话语权的无冤皇帝。...简单来说一个一个记者证,成本是 150 元

第四权(The Fourth Estate)是指行政、立法、司法三权之外的第四种政治权力,泛指监察政府的新闻传媒。传媒透过报道对政府、企业或社会发挥监察作用,并让大众拥有充分知情权。

所以第四权并不能阻止现场指挥官……

国内其它报道截图了一张「申请成为记协会员须知」,可以到至少在 6 月 15 日时就是这样的。如今的会员申请页则明确的写明了:

正式会员 – 必须以新闻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在此,新闻工作定义为受雇于本港传媒或在港从事传媒工作,包括于报章、期刊、杂志、本地及国际新闻通讯社、电台、电视、或数码新闻平台出任记者、摄影师、美术工作者或编辑;全职自由撰稿人;或从事职前和在职新闻工作训练等。 权利:...(iv) 只有正式会员才能申请记者证。 ... B. 会籍及 2019-2020 年度优惠会费 会籍由每年 9 月 1 日起至翌年 8 月 31 日止。 正式 / 附属 / 公关会员申请人,2019-20 年度优惠会费为港币 100 元(入会费港币 20 元和年费 80 元)。 如于3月1日或之后申请入会,会费则为港币50元(入会费港币10元和半年年费40元)。之后年费为港币 200 元。 学生会员年费为港币 20 元,已包括入会费。 请于申请获得通过后,才缴交会费。 ... 只有正式会员可申请香港记者协会记者证及国际记者联会记者证,执委会将根据申请人的工作需要,决定是否批准有关申请。申请人或需提供额外资料证明其工作需要。 ... 申请香港记者协会记者证,费用为港币 50 元,需提供数码照片一张。请联络本会办事处索取申请表格。

部分国内媒体也引用了香港记者协会在 2019 年 07 月 15 日的声明

近日网上流传有关记协记者证资格的流言,指记协「现在特别降价优惠」、申请记者证「完全没有门槛」等不实传言,记协强烈谴责这些不实谣言。

本会强调,只有本会正式会员,才有资格申请记协记者证,根据记协会章,要获正式会员资格,必须以新闻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即受雇于本港传媒或在港从事传媒工作,或从事职前和在职新闻工作训练等。所有申请人均需经会员担任介绍人,并提交证明文件,证明受雇,经核实文件和本会执委会逐一审批,才能获批会员资格,相关资讯一直在本会网站列明;过去亦有会员申请及记者证申请,因为资料不足或不符合资格被拒。

有关申请成为记协会员以及申请记者证详情请见:https://www.hkja.org.hk/apply-membership/

香港记者协会 2019 年 7 月 15 日

也就是说,这个记者证并不是随便交 150 元就能拿到的。

记者证一般是新闻机构发出的员工证,代表可以采访的权利。

7. 苹果日报直播导致一车黑衣人被抓

又是风闻社区

期间,一名跟拍这些黑衣极端分子的《苹果日报》记者,还跟一大群极端分子,在黄大仙站一起登上了一辆公交车,准备乘车前往下一个闹事的地点。 搞笑的地方也发生在这里。当这辆公交车行驶到九龙湾站时,一群似乎早有准备的香港警察,立刻拦下了这辆公交车,并成功控制住了车上的这群黑衣极端分子。 他们调侃说,多亏《苹果日报》坚持不懈地跟拍这些黑衣人,才能帮警方及时得知他们的动态,进而可以如此顺利地抓住这么一车极端分子。 ... 但更逗的是,《苹果日报》之后居然专门打出了一段字幕,“澄清”说他们没有直播这辆公交车的路程或路线资料,就仿佛自己真是“心里有鬼”一般…… ... 所以,不论《苹果日报》怎么澄清,昨晚香港警方能精准地“一网打尽”这辆香港“九巴42C线”公交车里的黑衣极端分子,是离不开《苹果日报》通过直播及时向警方“通风报信”的。

根据苹果日报的实时报道

网友截图.jpg

【2214】有網民發現,facebook用戶Eric Wong在其他網媒的facebook直播中留言,聲稱已打999報警,向警方「報寸」,披露「快閃」黃大仙的示威者登上哪條路線的巴士離開。

随后进行了一番搜索,发现此人已经被扒

此人亂報警,累成車乘客,入面有啲人只係收工返屋企 #牛頭角 Eric Wong於蘋果Live留言「已打999. 上左42C」😡

此人資料 [我们不记录这项内容,但已知有电话,住址及照片等被人扒出。]

仆街 #賤人

8. 香港14岁少女怀孕,被教唆慰安义士

不仅仅是共青团中央,国内其它媒体也发布了这条消息,不过都是环球网的稿。

首先我们看罗范椒芬到底说了什么:

根据香港电台的官网节目列表,可以找到罗范椒芬 9 月 9 日作客的这期节目(其英文名为 Fanny Law)。从 13:24 即为网上广为流传的音频片段:

罗范椒芬:...我听到有听众提到有关免费性服务,我想我们已经确认这是一个真实的个案,我感到非常难过——那些年轻的女孩被误导提供免费性服务,我认为现在应为社会降温,而不是继续煽动愤怒和情绪。 Hugh Chiverton:你说你有证据? 罗范椒芬:是有证据显示那名孩子,是(我)朋友的朋友的女儿,这是二手的资讯。但它是直接、真实的,我认为是毫无意义——看见有人哭泣,跪在地上,声称有六条生命在港铁太子站内被杀,这些全是演戏。我怀疑动机是煽动愤怒,鼓动更多人出来,去延续所谓革命的动力.... (以上翻译取自香港电台官方)

随后的讨论中,罗范椒芬转移了话题,亦没有说出任何实质性证据支持其说法。

当天的民间记者会上,发言人指出

...是在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情况下作出无理指控,斥她是用「假新闻」误导大众。他要求罗范椒芬好好检讨自己言论,「唔好再行出来献丑」。...

林郑月娥在第二天的记者会上说了

...但当记者问到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昨日出席电台节目,声称有少女被误导向勇士(Warriors)提供免费性爱,言论引发争议时,林郑月娥表示,有关言论只代表个别行政会议成员的个人意见。 林郑月娥重申近月社交媒体上流传大量假新闻、谣言及忖测,建议如任何人认为消息涉及有人触犯法例,他们可以向警方报案,或征询专业人士的意见。...

我们看环球网的这一篇报道,其中有一张截图。经搜索后,发现是「传媒不报我们报」这个群组内有人发布的。可是现在去看,已经被删除。还好 Google 快照可以看到当时的样子。为什么要删除这篇内容呢?

传媒不报我们报_截图.png

网上亦流传有视频,但已被人证伪:

求驗傳媒.png

可惜的是,原出处「华记正能量Don't Worry be happy」已不可考。

为了二次证明,特别去看了一下这个 2019 年 5 月时就存在的视频:

被迫援交视频.png

根据香港 01,还有一段视频,亦被人证伪:

求驗傳媒2.png

同为了二次证明,特别去看了一下这个 2019 年 8 月时就存在的视频:

被迫援交视频2.png

以及另一个网站提供了更长的视频:

被迫援交视频3.png

顺便在求验传媒的第二张里,那名被打码的女孩子是来自于「无敌新闻香港 – HK Club 03」这个群组。同样已经被删除。依然用 Google 快照可以看到当时的样子。

無敵新聞香港 - HK Club 03.png

因为 Facebook 删除贴文之后,亦无法获取到图像,我们在一个 Telegram 频道内获取到了贴文本来的样子:

题外话:这个 Telegram 频道并不是什么正义频道

寻人.jpg

而且,疑似此人的个人信息也被公开在了该频道(目前已被删除)。基于可能非本人,故不提供原图。

寻人2打码.png

我们很想引用苹果日报的报道,但是苹果日报说明了「本新闻文字、照片、影片专供苹果“升级壹会员”阅览,版权所有,禁止任何媒体、社群网站、论坛,在纸本或网络部分引用、改写、转贴分享,违者必究。」,只好作罢。

9. 有示威者打砸后抢中国移动分店手机

又是微博上的 @上帝之鹰_5zn 发的新闻。通过 Google Image Search 可以发现是中国移动的深水涉分店。

首先想到的是媒体直播,可是 10 月 4 日晚有传媒直播的地区是太子、黄大仙和港岛。

通过 hk01,我们可以知道并不是示威者干的。可是还有其它证据证明吗?

继续搜索,我们发现了示威者打杂后的样子:

示威者打杂后.jpg

而这是微博上的图片:

东南亚人来过后.jpg

可以看出散落一地的手机已经没有几台了。

网上也有可以清晰的显示后续的抢非示威者所干。

另有大妈在示威者打杂后扫荡物品

10. 吴志森捐钱狂喜?

又有个人公众号撰写文章

吴志森掩饰不住狂喜.png

这个实际上是大公报的图。盒子上的图片为 612 人道支援基金的 Logo。

钱都用到哪里去了?看一看他们的 2019 – 2020 年度 Report 吧。

其它杂类

8 月 15 日中元节

首先对于中元节的时间,Wikipedia 是这样写的:

华人地区的中元节与盂兰盆节定于农历七月十五日(有些地方,尤以华南,是七月十四日,相传是宋代末年蒙古人入侵某地,居民为逃难而提早一天过节),中元节是民俗信仰及道教名称,盂兰盆节(简称盂兰节)则是佛教名称,民间俗称鬼节、七月半。

所以当地的新闻报道是农历七月十四。

这是由一条 Twitter 引起的:

今天香港警方記者會證實了香港昨天盂蘭節在深水埗發生了歷史上最大的靈異事件!現場所有記者及視頻都見到大批防暴警察對著空的街道狂射催淚彈推進,並引起居民憤慨。但警方表示,當時被700名示威者圍攻中,他們用各種武器襲擊警員,其中強調他們用彈弓發射鋼珠。記者表示當時示威者已退至七條街外。

有人在评论区给出了视频,为了避免是别有用心的人混淆视听,我做了一个小的还原。

视频是来自热血时报的报道,他们在 YouTube 也给出了视频。视频 1:28 处警方举起了「警告 催泪弹」的黑色旗帜并广播警告,而 1:46 处记者拍摄警察的对立面却并无任何示威者,仅有民众和私家车辆。

20190815警察.png

这是从视频中私家车视角看到的发生地,热血时报的记者站在了中间红绿灯的位置。

为了证明,当然是找媒体的直播资料。苹果日报的直播记者站在了上图左侧的地方,并且在过一会后也拍摄倒了警察前方无任何人员聚集的情况。三立新闻转载了美联社的直播影像,而美联社的直播记者则站在苹果日报记者的稍前方。遗憾的是没有用高清镜头拍摄到警察对面。

另 RTHK 一路记者在西九龙中心,没有记录到这里。

所以警察到底看到了什么?

点新闻的报道

点新闻的报道.jpg

本报道香港内只有点新闻(与中联办《文汇报》关系密切)和东方日报有报。大陆媒体均转载环球网,而环球网是基于点新闻的采访。

(待补充)